• <tr id='yksii'><strong id='yksii'></strong><small id='yksii'></small><button id='yksii'></button><li id='yksii'><noscript id='yksii'><big id='yksii'></big><dt id='yksii'></dt></noscript></li></tr><ol id='yksii'><table id='yksii'><blockquote id='yksii'><tbody id='yksi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ksii'></u><kbd id='yksii'><kbd id='yksii'></kbd></kbd>
    <acronym id='yksii'><em id='yksii'></em><td id='yksii'><div id='yksii'></div></td></acronym><address id='yksii'><big id='yksii'><big id='yksii'></big><legend id='yksii'></legend></big></address>

    <code id='yksii'><strong id='yksii'></strong></code>
      <i id='yksii'><div id='yksii'><ins id='yksii'></ins></div></i>

      <span id='yksii'></span><fieldset id='yksii'></fieldset>

      <i id='yksii'></i>

          <ins id='yksii'></ins>
            <dl id='yksii'></dl>

            道女特工受刑歉

            • 时间:
            • 浏览:3

              語文課上,何丁鵬趁老師不註意,悄悄向同桌茍玉娟說起瞭《劉心武續紅樓夢》。茍玉娟也非常喜歡《紅樓夢》,兩人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偷偷地討論瞭起來。

              女教師楊麗麗正給同學們講一首古詩,又是吟誦,又是想象,講得頗為得意,不料往下一看,卻發現一男一女兩個學生趴在桌子上有說有笑。也不知是哪根神經起瞭作用,楊麗麗麻利地掏出手機,將這兩個說話的學生照瞭下來。光照下來不說,剛好教室裡裝有多媒體教學設施,她一氣之下就將拍的照片輸進電腦,然後打開教室後邊的大屏幕,大聲向全班同學說:“同學們向後轉,請欣賞。”照片放大效果很好,畫面十分清晰,一張桌子上趴著一男一女兩個學生,頭對頭,臉對臉,悄悄地說,偷偷地笑。整個畫試看120秒小視頻動態圖面看起來兩個人關系曖昧、滑稽可笑。同學們全都笑起來,指指點點議論著。

              何丁鵬和茍玉娟忽然聽到同學們一陣大笑,趕緊抬起頭來,看見同學們都往後看,他們倆也轉過身子,就看見瞭大屏幕上的畫面,就看見瞭同學們望著他們笑著指指點點議論著。何丁鵬氣得大聲吼著:“笑啥哩,有啥好笑的!”茍玉娟則趴在桌子上“嗚嗚”地哭起來。

              課間同學們都到操場上出操去瞭,茍玉娟還趴在桌子上哭。哭著哭著口袋裡的手機響瞭,茍玉娟一看是在外地打工的媽媽打來的。媽媽生活一向儉省,很少給她打電話,也讓她少給自己打電話,說長途電話費貴,如果沒啥要緊的事輕易不要打。可媽媽的電話卻打來瞭,是不是媽媽生病凱越瞭?茍玉娟趕緊接聽。讓玉娟難過的是媽媽一開口就罵她:“你要把媽氣死嗎?眼看離高考不遠瞭,你不好好學習,卻丟人現眼,你……”媽越罵越氣,越罵越兇,容不得茍玉娟有半點解釋。天狼影院在線播放茍玉娟聽出是楊老師將她課堂上拍攝的圖片用手機發給瞭媽媽,媽媽才這麼生氣。此時電話那頭媽媽哭,電話這頭玉娟哭。茍玉娟氣得關瞭電話,哭得更厲害。

              課間操後,何丁鵬回到教室,一看茍玉娟還趴在桌子上哭,有幾個女同學在跟前勸解著。何丁鵬氣得叫茍玉娟別哭瞭,說咱們是在課堂又不是在其他地方,咱們是討論問題又不是幹其他事情,老師就拍下瞭咱們的照片公開展示。老師侵犯瞭咱們的肖像權,咱到校長跟前告她去,要她給咱們公開道歉。茍玉娟覺得有道理。

              何丁鵬和茍玉娟這節課沒有上,一起來到瞭校長辦公室。校長問他們,幾年級幾班的,有啥事?茍玉娟老光棍影院擦著眼淚沒說話,何丁鵬激動地說:“語文課上,楊麗麗老師將我們倆拍照下來,又將照片在教室後邊的大屏幕上播放。”校長問照的是啥?何丁鵬說:“我們倆趴在桌子上說話。”校長問:“你們倆說話瞭沒有?”何丁鵬說說瞭。校長:“老師上課,你們倆不遵守紀律,趴在桌子上說話,讓老師沒有面子,老師不收拾你們收拾誰。”何丁鵬說:“這節課她講得不好,我們不愛聽,趴在桌子談讀書體會,我們有啥錯?即使我們錯瞭,她也不應該拍我們的照片,更不應該將照片放到大屏幕上。老師侵犯瞭我們的肖像權,應該向我們公開道歉。”校長望瞭望兩個學生說:“還很會維護自己的權利嘛。不過責人先責己,誰讓你們倆上課不遵守紀律。你們倆不遵守紀律在先,老師拍照在後,沒有你們倆違犯紀律,就沒有老師拍照。老師給你們道啥歉,你們給老師寫檢討去。”

              打發走兩個學生後,校長特意找到瞭楊麗麗老師,關切地說:“楊麗麗,你可惹下麻煩瞭。你怎麼能拍學生的照片,還在大屏幕上播放?你準備給學生道歉。”楊麗麗老師說,她不會道歉的,這是她的教育方法。

              何丁鵬和茍玉娟本來想得到校長支持,給他們說說好話,解解氣,卻不料還挨瞭批評,左想右想想不通。何丁鵬說:“楊老師不經咱們同意,拍下咱們的照片,又放到大屏幕上讓同學們看,這不是分明在嘲笑咱、諷刺咱、侮辱咱嗎?校長不管,幹脆咱告上法庭。”茍玉娟也覺得隻有這樣瞭。

              兩個學生就在網上查瞭狀子的寫法,當即寫瞭一紙申訴狀,跑到法院,以楊麗麗老師侵犯他們肖像權為由將楊老師告上瞭法庭。

              法庭接瞭狀子,很快傳喚楊麗麗老師。考慮事情不是很大,法庭建議調解。兩個學生和楊麗麗老師都同意法庭調解。於是兩個法官坐在中間,兩個學生和楊麗麗老師各坐在兩邊。兩個學生說,楊麗麗老師沒有經他們同意,拍瞭他們的照片,還在教室後邊的大屏幕上播放給同學們觀看。這是對他們的諷刺和侮辱,同時侵犯瞭他們的肖像權,楊老師必須在班上向他們公開道歉。楊老師分辯說,她這樣做是一種教育手段,意在使學生從中反省,同時也是對其他學生的教育。她沒有錯,她不會道歉的。雙方進行瞭辯論,最後法官拿出瞭有關法律條文進行調解。法律支持兩個學生的觀點,駁回瞭楊老師的觀點,並責成楊老師向兩個受到侵害的學生公開道歉。

              法官說完,一向激情洋溢、樂觀開朗的楊老師頓時低下瞭那高傲的頭顱,蔫在瞭那裡。何丁鵬用胳膊捅瞭捅茍玉娟,高興地說:“我們勝訴啦!”誰知茍玉娟不但高興不起來,心裡反而有些難受,呆呆地望著楊老師。一會兒,楊老師抬起瞭頭,望著面前的國徽,一字一頓堅定地說:“我一時頭腦發熱違法瞭,我錯瞭。我同意法官的調解意見,我願意向兩個學生公開道歉。”楊老師剛說完,茍玉娟突然哭著說:“我不要老師道歉!我不要老師道歉!”

              從法院回來後,楊老師像變瞭個人似的。剛聽到兩個學生把她告上法庭時,楊老師氣得臉紅脖子粗,現在竟然那麼平靜;先前昂著高傲的頭堅決不道歉,現在卻固執地非要道歉不可。並且她中國支援多國抗疫還在全班同學面前宣佈:下星期一班會課上,她要向何丁鵬和茍玉娟兩鄭爽蝴蝶結造型個同學公開道歉。

              新的一周開始瞭。早讀課上,楊老師走進教室發現茍玉娟的座位空著,正感到奇怪,立即有同學告訴她茍玉娟不上學瞭。楊吉林東豐倉庫爆炸老師一聽二話不說,立即跑出校門,叫瞭輛出租車向茍玉娟傢趕去。

              楊老師去過茍玉娟傢,車一到她傢門口,楊老師跳下來就喊:“茍玉娟!茍玉娟!”跑到院子裡看見茍玉娟,楊老師就急切地問:“茍玉娟,你今天怎麼沒到校?”茍玉娟說她不上學瞭。楊老師深情地說:“走吧,我看出來瞭,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走吧,回學校去吧,老師不向你道歉瞭。”一聽楊老師說不道歉瞭,茍玉娟撲閃著美麗的大眼睛問:“真的不道歉瞭?”楊老師說:“真的不道歉瞭。”茍玉娟就拿上行李,跟楊老師回到瞭學校。

              下午班會課上,同學們坐得端端正正,教室裡充滿嚴肅緊張的氣氛。班主任楊麗麗老師站在講臺上誠懇地說:“今天我要向……”“向”字才出口,下邊立即傳來茍玉娟“嗚嗚”的哭聲。楊老師連忙停住瞭說話,用手抹瞭京東要求撇清劉強東案連帶責任抹潮乎乎的眼睛,轉換瞭話題繼續說:“人的心是脆弱的,脆弱得經不起傷害。善良的人們呵護它,關愛它,這是多麼美好而又讓人感動的情懷啊!”下邊立即響起瞭掌聲。同學們的掌聲不僅是獻給楊老師的,更多的是獻給茍玉娟同學的。在此之前,同學們已經知道瞭茍玉娟堅決不要楊老師道歉的事。這堂課一直到結束,楊老師再沒有提一句道歉的話,滿堂課說的全是尊重呀、理解呀、知錯就改呀等等。臨下課,楊老師竟然激動得領著同學們唱起來:“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同學們也都跟著又唱又點頭又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