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hesdj'><strong id='hesdj'></strong><small id='hesdj'></small><button id='hesdj'></button><li id='hesdj'><noscript id='hesdj'><big id='hesdj'></big><dt id='hesdj'></dt></noscript></li></tr><ol id='hesdj'><table id='hesdj'><blockquote id='hesdj'><tbody id='hesd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esdj'></u><kbd id='hesdj'><kbd id='hesdj'></kbd></kbd>

      <code id='hesdj'><strong id='hesdj'></strong></code>

      <fieldset id='hesdj'></fieldset>

      1. <acronym id='hesdj'><em id='hesdj'></em><td id='hesdj'><div id='hesdj'></div></td></acronym><address id='hesdj'><big id='hesdj'><big id='hesdj'></big><legend id='hesdj'></legend></big></address>
      2. <dl id='hesdj'></dl>
          <i id='hesdj'></i>

          <i id='hesdj'><div id='hesdj'><ins id='hesdj'></ins></div></i>

            <span id='hesdj'></span><ins id='hesdj'></ins>

            知恩圖報

            • 时间:
            • 浏览:6


                1916年,在江南的蘇州一帶,有個男子名叫嶽凱,少年時就在湖廣一帶販賣糧食,傢財富有。嶽凱平常別無所好,偏愛的隻是杯中之物。倘若看見瞭酒,就連性命也不顧瞭。
                一日,嶽凱剛從洞庭湖販瞭幾車糧食往老傢回程。正是十月上旬天氣,氣候漸寒,雖剛入冬,吹在人的身上叫人直打哆嗦。他恨不得歇馬打尖,找個客棧,喝上幾兩老酒再走。
                到瞭靠近傢鄉的地方,有一座官道必經的小鎮,鎮上街道狹窄,店面雖有幾傢,除瞭一傢酒肆外,生意清淡,幾乎傢傢門可羅雀。
                這傢唯一的酒肆沒有招牌,隻在門前插上兩張一青一白的酒旗迎風招展著,那樣兒就似向過往的旅客招著手兒。
                時已中午,酒肆內生意出奇的好,敢情十月的冷風吹得旅客實在受不瞭,莫不打著進來飲兩盅暖和身體的意思。
                嶽凱跟夥計進瞭酒肆,反正距傢裡並不太遠,快馬三個時辰就到。所以也不急這一時三刻,準備喝上幾盅暖和暖和身體。他看到一個店傢裡的人,正捆綁著一條狗,將要殺瞭煮來吃。
                嶽凱便跟店傢商量,花瞭1000元錢買下那條狗,並喂養瞭食物之後放生瞭,任憑狗願意到哪裡,就到哪裡。δ鬼ε大ζ爺
                可是沒想到那條狗隨著嶽凱走。他走到哪裡,狗就跟到哪裡,怎麼趕都趕不走。
                最後,這條狗在路上跟著走,一直跟到瞭嶽凱的傢。隻要嶽凱在傢,這條狗就在傢看傢護院;若他出去做生意,則隨他天南地北跟著走。
                二
                這條狗到嶽凱的傢已經兩年瞭。
                這年炎夏的一個下午,嶽凱在同村的朋友傢,四個人正圍坐在一起打麻將。
                突然,這條被救的狗闖進瞭這戶人傢,對玩麻將的嶽凱“汪、汪、汪”直叫。
                嶽凱嫌煩,起身將這條狗趕到門外。
                可是,當嶽凱剛坐回牌桌,這條狗又奔進來,咬住嶽凱的袖口往外拖拽。
                牌興正濃的嶽凱,一時惱怒,對著狗一陣亂踢,追打出瞭大門。
                這時候,傳來地震轟響,房屋倒塌,屋內三個玩牌的人俱遭受滅頂之災,隻有嶽凱幸免一死。
                這條狗救瞭嶽凱一命!
                有一段時間,嶽凱發現這條狗,每到夜裡,就跑到村東頭的陳傢去守夜。
                一天,嶽凱把狗叫到跟前,斥責它說:
                “你跟我來,我養你。5aigushi.com現在,你去給別人傢守夜,說明你已找到可以投靠的主人傢。明天,你就不要回來瞭,別那麼累瞭!”
                這天夜裡,嶽凱夢見狗對他說:“我原本是陳傢還沒搬來此地前養的狗。陳傢雖因生活所逼把我賣給瞭酒肆,但畢竟有養我之恩;所以我每到夜裡必到村東頭陳傢去守夜,用勞役還人傢的錢。現在,我僅僅還欠人傢300元錢,還完就不去瞭。到那時,我一定盡心盡力還您的大恩情。您永遠是我的主人。”
                第二天,嶽凱把那條狗叫到跟前,把封好300元錢的小佈袋掛在狗脖子上,說道:“昨晚夢裡,你向我說瞭那番話。你現在到村東頭陳傢還債去,免得你每夜辛苦過去守夜瞭。”
                那條狗低下瞭頭,接受瞭嶽凱的訓告。於是,就到瞭村東頭陳傢,把那300元錢扔在陳傢臥室門口,就回到嶽凱傢來瞭。從此再也不去瞭,一如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