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u1fo'></i>

      <code id='u1fo'><strong id='u1fo'></strong></code>

      1. <span id='u1fo'></span>
          <fieldset id='u1fo'></fieldset>
        1. <tr id='u1fo'><strong id='u1fo'></strong><small id='u1fo'></small><button id='u1fo'></button><li id='u1fo'><noscript id='u1fo'><big id='u1fo'></big><dt id='u1fo'></dt></noscript></li></tr><ol id='u1fo'><table id='u1fo'><blockquote id='u1fo'><tbody id='u1f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1fo'></u><kbd id='u1fo'><kbd id='u1fo'></kbd></kbd>
        2. <i id='u1fo'><div id='u1fo'><ins id='u1fo'></ins></div></i>
            <dl id='u1fo'></dl>

            <ins id='u1fo'></ins>
            <acronym id='u1fo'><em id='u1fo'></em><td id='u1fo'><div id='u1fo'></div></td></acronym><address id='u1fo'><big id='u1fo'><big id='u1fo'></big><legend id='u1fo'></legend></big></address>

            老朱打工記

            • 时间:
            • 浏览:4

              老朱既不屬於農民工,也不屬於大學畢業生就業,按正常狀況說,老朱應該是安度晚年的時候,年輕時當鑄造工,把大型的廢鐵塊砸成小塊,然後用人工搬運到煉鋼爐中,工廠生產條件落後,粉塵漫天,很多工人都得瞭職業病,過早地離開瞭人世,老朱一直熬到55歲作為特殊工種提前退休,退休以後身體硬朗,當初在農村找一個老婆,農村工廠兩頭躲避,竟然生下兩男一女三個小孩,如今孩子們都長大成人結婚生子瞭,按照以前工廠分房子,老朱真的就可以頤養天年瞭,三個孩子雖然裸婚,三棟房子象一塊沉重的巨石壓在老朱的心頭,退休的兩千多元僅夠自己和老伴的生活,無力給孩子們買一棟房子,看看張科長給兩個孩子一個人賣一套房子,李處長給一兒一女一人買兩套住房,王局長更邪門給自己一個兒子在北京買瞭六套住房,兒女們回傢來就張傢長李傢短的嘮叨,雖然沒有明說,明顯是告訴老朱,他們沒法與別人拼爹,老朱再也坐不住瞭,對老婆說:“孩子他媽,趁我現在身體還好,出去多少給孩子們掙幾個錢吧?不然有一天我死瞭都不得安心那!”

              他老婆一想,也是這麼個理兒,傢裡也沒什麼事就答應瞭他,老朱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去打工的。

              老朱在外面兜搭瞭一圈,像他這種沒文憑沒技術老年打工者工作並不好找,正在他進退兩難之際意外地遇見瞭他中學時的同學老向,說起來老向是一個省級公路工程處處長,聽說老朱想打工,就說:“要是別人我就不管瞭,既然是老同學,我手上又有一些權力,這樣吧,你就給我當公路質量檢測員,工作是苦一點,天天跟著工程隊在野外跑,有個風吹雨淋的是常事,晚上回賓館洗一洗,包吃包住年工資五萬元,你看怎麼樣?”

              對於老朱來說,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他還能說什麼呢?連忙點頭答應。自從當上瞭公路質量檢測員,老朱從裡到外有瞭重大變化,脫掉瞭穿瞭幾十年的工作服,白襯衣。領帶。西裝、皮鞋,把花白的頭發也染成瞭一頭青絲,俗話說,人靠衣裝,菩薩靠金裝,一時間老朱也變得人模狗樣瞭,那年年底回傢過春節,拎著一隻密碼箱,戴一副墨鏡,回傢彬彬有禮地敲門,老婆硬是以為他走錯瞭門,他在外面吃喝用度,一年竟然還拿回來三萬元,老婆對於老朱外在的變化絲毫沒有往心裡去,手捧著一大捆錢心都醉瞭說:“我們傢老朱當瞭一輩子工人沒掙到錢,這才出去幾個月就拿回來三萬元,真應瞭那一句話,樹挪死人挪活呀,你過完年早點出去打工,給孩子們多掙幾個錢。”

              可是第二年,老朱出去一整年,到年底一分也沒有拿回來,過年的時候人也沒有回來,孩子們都回來過年,老朱的老婆對大兒子朱柱說:“給你爸打一個手機,問他是怎麼回事,回不回來過年?”結果老朱回電話說,工程處拖欠工程款,拿不到錢他就不回來過春節瞭。全傢人都對拖欠工資的工程處表示瞭強烈的不滿,國傢三申五令不準拖欠農民工工資,可是還有人拖欠工資,因為他們的父親不屬於農民工,不滿歸不滿,但是他們卻絲毫沒有辦法,隻能抱怨而已。過完春節老朱回傢瞭一趟,他說仍然沒有拿到拖欠的工資,得把退休生活費卡拿上去維持生活,他老婆說:“你幹脆不打工瞭,哪有吃傢飯拉野屎的道理,花自己的錢替別人幹活,你還不如不幹,回傢呆著圖清閑。”老朱說:“娘們見識,我就是不幹瞭也得把以前的工資拿回來,我不能這麼不明不白地就回來吧?”

              今年過春節,老朱人是回來瞭,心卻沒有回來,他不時掏出手機來到傢門外去打手機,一聊半天。他老婆多瞭一個心眼問他:“去年的工資沒拿到,今年的工資又沒拿到嗎?像你這樣打工不是賠進去越來越多嗎?算瞭,這個工咱們不打瞭,權當以前學雷鋒瞭,你回來吧!”

              老朱心事重重的不予回答,一傢人年也過得不太愉快,除夕夜大傢都聚集在電視機前看春晚,電話機突然響瞭起來,電話絲毫沒有引起老朱的重視,通常有電話找他,都是打他的手機,傢裡的座機主要是打給他老婆的,當時他老婆正在拿瓜子糖果,畢竟兒媳和女婿是“客人”,電話是大兒子朱柱去接的,隻聽電話裡一個很嗲的女人的聲音:“老公,你們一傢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年過的熱鬧吧?可是苦瞭我瞭,冷火秋煙,你再不回來,我讓你吃不瞭兜著走!”

              朱柱不明就裡大聲喝問:“你是誰?給誰打電話呢?”

              電話裡傳出一陣“哈哈”大笑說:“這個問題最好問你爸,他會告訴你的。”隨即電話就掛斷瞭。

              朱柱問老朱:“電話裡有一個女人稱你是老公,我問是怎麼回事,她讓我問你,你把這個問題給我們大傢說說吧!”

              老朱鐵青瞭臉,什麼也沒說然後悄然離開傢到外面去瞭,全傢人再也沒有心情看春晚瞭,大年初一一大早老朱就乘車離開瞭傢,也沒有告訴傢人他去哪兒。一股不祥的預兆籠罩著全傢人,好在老朱初三就趕回來瞭,但是他一回傢就給老婆跪下瞭說:“我們離婚吧?”

              他老婆說:“你把話說清楚瞭,為什麼離婚?”

              老朱無奈地說:“這幾年我就隻打瞭一年工,因為在外面包二奶,老板把我辭退瞭,他說,包二奶是有錢人的遊戲,你窮得像鬼,包什麼二奶?這不是扯談嗎?你既然有錢包二奶還打什麼工?回去吧!我現在是騎虎難下瞭,那個女人已經離婚瞭,她逼著我也離婚,不然就要告我強奸,我不離婚也得去坐牢,你看著辦。”

              他老婆說:“離婚我是不會答應你的,我不在乎你那幾個退休生活費,你走吧,永遠也不要回來!”

              老朱含著眼淚離開傢,兒子兒媳女兒女婿沒有一個人送別他,他老婆說:“早知打工不僅不能掙錢還會丟瞭老公當初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他出去,哎——這都是命哪!”